误把企业当“家业” 肆意妄为终自毁 ——云南广电网络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建又严重违纪问题剖析

日期:2017/8/2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点击:1039 

  • 他把政治纪律当儿戏,随意违反;把组织纪律当摆设,只手遮天;把廉洁纪律当笑谈,以权谋私;把群众纪律当小事,肆意践踏;视工作纪律如虚设,我行我素;把生活纪律当耳旁风,骄奢淫逸。

    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反而叫嚣:“不就是一点小问题嘛!”

    ……

    谁能想象,这些嚣张、狂妄的言行竟然出自一名省属国有企业一把手。

    王建又,云南广电网络集团“当家人”(正厅级),以“网络帝王”自诩的他,把集团当成自己的“独立王国”,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家业,信念动摇、丧失党性,独断专行、“任性”妄为,妄想成为纪律之外、不受监督的“特殊党员”,结果堕入腐败深渊,精心编织的“帝王梦”终成“南柯一梦”。

    2016年9月20日,王建又因严重违纪并涉嫌违法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    面对诱惑, 他理想信念崩塌,丧失党性

    有着30年党龄的王建又,对封建迷信近乎痴迷,是不信马列信“大师”、不问苍生问鬼神、把“风水大师”当成护身保镖的典型。

    王建又认为自己有“官相”、有“福相”,生活中,他用所谓的“九龙杯”喝水来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。有一次他带领部下到腾冲出差,在参观完一个“赌石”市场后,王建又信誓旦旦地对随行的部下说:你们信不信,如果赌石我一定比你们厉害,因为我比你们有福气!

    他原名“王建中”,2002年请“风水大师”看相后改名为“王建又”,自认为改名后运气开始好转,才由副厅调为正厅。2011年,他找风水大师想通过改变其办公室“风水”来压制与他有矛盾的副总经理,一段时间后,该副总经理被组织调走了,王建又大为高兴。至此对“风水大师”的迷信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。

    “一定是集团内部小人作祟!”2014年网络举报王建又有关问题发生后,凡是在集团公开场合,王建又脖子上都会戴着一串自称“开了光”的佛珠,公开宣称自己有“佛”保佑,不会出问题,直到接受组织审查前才将佛珠从脖子上取下。

    对迷信的痴迷,让王建又的党性原则、政治觉悟、道德防线也渐渐丧失、崩塌。

    今年5月被组织调查前,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,多次与他人串供、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。接受审查期间,他故意向专案组提供虚假情况误导取证方向。他沉溺于纸醉金迷、灯红酒绿的生活,不坚守党员领导干部道德底线,严重违反生活纪律。

    随着理想信念的扭曲,王建又的宗旨意识也渐渐淡化,他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演变成了随意损害人民群众利益。正如他在悔过书中写道:“随着思想蜕变,我为人民服务的意识淡薄了,服务‘金钱’的意识却增强了,在金钱的诱惑下,我一天天丧失了共产党员的爱民之心、为民之情。”

    昆明某广播电视网络传输有限公司等7家民营企业,违反云南省发改委有关规定,擅自提高有线电视基本收费标准侵害群众利益,王建又坐视不管、不闻不问。他插手干预广电集团下属企业的招投标工作,组织5次虚假招投标,让其事先确定的某公司中标。结果该公司在开发建设中,违规施工,仅开工1个月就造成424户房屋受损变成D级危房,受损面积达35041.68平方米,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.8251亿元。

    面对权力, 他作风独断专横,任性妄为

    王建又把云南广电网络集团当做自己的“独立王国”、“专属领地”,独断专横,大搞“一言堂”。

    兼任广电网络集团的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经理三职的王建又,刻意选择用尾数为“111”的车牌来象征其在广电网络集团的绝对“权威”。他肆意践踏民主集中制原则,破坏党内政治生活,为达到个人目的,在党委会上经常搞个人说了算,从不让其他班子成员反对发言,即便党委会有了不同的声音,为体现党委会意见的一致性,王建又还指使办公室人员随意更改党委会记录。有时甚至故意绕开持有反对意见的班子成员,召开党委会。“三重一大”集体决策制度、企业内部的监督制度对他来说形同虚设。

    云南省委明确规定,单位一把手不能直接分管干部人事,但王建又对规定置之不理,独揽人事大权,违规任用干部。

    1993年王建又与无正式工作的谭某相识。2006年8月,在王建又帮助下,谭某被聘为报业集团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(非正式员工)。2009年7月至2015年2月,在王建又的“特殊关照”下,短短6年间谭某就从非正式员工,摇身变为一名享受正处级待遇的省属国有企业干部。

    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作为云南广电网络“领头羊”的王建又,本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发展云南广电网络事业上,但他却致力于发展地产项目,不顾其他班子成员的反对,一意孤行,个人决定成立云南广电地产公司,喊出了“用副业养主业”的口号,把集团的大部分资金投入地产项目,造成主营业务资金短缺,最终由于广电地产公司经营管理不善,受其影响,广电网络集团负债率由原来的不到50%,急剧上升到现在的71%,集团发展面临沉重的负担。在国家大力推进“三网融合”战略机遇期内,云南广电网络集团错过了最好的历史发展时机。

   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,王建又不收敛、不收手、不知止,我行我素,顶风违纪。

    2013年至2015年,身为广电网络集团一把手的王建又,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省委实施办法的要求,以每人每年8000元的标准,在元旦、春节、中秋等节日期间为干部职工发放过节费。2015年1月,王建又主持召开财经会议,以绩效考核奖名义,把过节费分摊到每个月,与工资一起发放,妄图规避审计。

    2009年7月,王建又到广电集团担任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经理后,认为配给自己的公务用车档次低,不够气派,遂指示集团下属某企业购买一辆价值110余万元的奥迪Q7越野车专供其使用。直到2013年12月,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一年后,王建又才归还了这辆超标“座驾”。

    面对金钱,他私欲膨胀,以权谋私

    随着职务的提升和工作岗位的变动,获取金钱、贪图享受慢慢占据了王建又的思想,他平时所思所想的就是如何捞钱,如何快速地获得更多财富。

    私欲的极度膨胀,让王建又从一开始收受一两千元礼金时忐忑不安,发展到单次主动向下属索取100万元巨额钱款感到“理所应当”。

    2011年1月,王建又得知建设银行有一款理财产品可以获得较高收益时,便安排下属谭某并以谭某名义代为购买。该款理财产品起售价是150万元,他在转账给谭某50万元后要求谭某为其垫付余下的100万元。2012年6月该款理财产品到期,基本没有盈利,王建又要求谭某将买理财产品的150万元全部拿给自己,并向谭某许诺将来会给他更多的平台和机会。谭某在王建又赤裸裸的索要下,如数照办。

    王建又一边受贿,一边把手伸向公款。2010年,重庆广电局牵头邀请四川、贵州、云南共同出资拍摄电视连续剧《解放大西南》,该剧播出后,获得了较好的市场收益。2012年1月,云南广电网络集团收回投资拍摄电视剧的500万元公款,并收到24万元的投资收益款。王建又当时便对投资收益款打起了歪主意,指使财务人员将其中的20万元取出供其私用,还再三叮嘱财务人员想办法将账目做平。

    在王建又的“示范”效应下,广电集团内部在其任职期间,收送礼金、礼品一度成风,正常的工作关系遭到破坏。

    多行不义必自毙。凭借努力走上领导岗位的王建又,最终还是没有挡住金钱的诱惑,在金钱面前背弃了党性原则,违背了为官的初衷,偏离了人生轨道。然而,世上没有后悔药。在纪律面前,再深刻的忏悔,再伤心的懊悔,再痛心的后悔,留下的只能是一个令人惋惜的叹号。(孟凡兵 云季轩)

    忏悔录

    当了领导后,我开始放松了学习,放松了自我要求,放松了自警自律,好话听得多了,腐朽的东西乘虚而入,享乐主义思想占据了主导地位,最终倒在了权力、金钱和女色的泥坑里。

    一、贪欲之心,使人生价值扭曲。这些年,获取金钱、贪图享受慢慢占据了我的思想、侵蚀了我的灵魂,平时所思所想就是如何捞钱,如何获得更多的财富。由于利欲熏心,自私和贪婪不断升级,收受钱物一次比一次多。从一开始收受一两千元礼品、礼金时的忐忑不安,发展到单次主动向下属索取100万元巨额钱款时的理所应当。我自认为自己的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,就像皇帝的新装,陶醉其中,实则欲盖弥彰。这些年来,我竟然一次次冠冕堂皇地在主席台上、在报纸电视台上高谈阔论党性修养、拒腐防变,现在想来是多么的可耻、可笑。

    二、思想滑坡,让理想信念动摇。多年来,党内文件我要么不看,要么是一目十行,看过就丢,根本就不放在心上。党纪条规、法律法规更多的是放在书架上当成摆设,束之高阁,有的甚至没有翻开看过一眼。学习流于形式,导致了我对党的方针政策、党纪党规的认识非常肤浅,有的甚至闻所未闻。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,我不信马列信鬼神,甚至挥霍公款搞迷信活动,变得患得患失、思虑重重、心浮气躁。

    三、我行我素,使权力失去监督。我错误地认为我手中的权力是努力工作、千辛万苦得来的,于是“一朝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”,手中的权力成为我谋取个人利益的私器。我把国有企业当做自己的独立王国,在这里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被我任意践踏,企业内部监督制度对我形同虚设,听不进不同的意见,排斥与我意见相左的人,久而久之,没有人愿意提醒我,也没有人愿意给我提意见,班子成员间丧失了团结和谐,我就像被放在温水里煮的青蛙,一步步走向了腐败的泥潭。

    现在,我每天都会想起年迈的父亲,一想到他,就想流眼泪,他是最要面子的人,怎么能接受儿子做了见不得人的事、身陷牢笼的现实,每每想到这我的心都碎了。金钱可以换取一切身外之物,但买不来最宝贵的亲情、自由和幸福。

    回首我的人生,以奋斗开始,以辉煌展现,以自我毁灭结束。我本末倒置,错误地放大了个人,凌驾于组织之上,从开始的差之毫厘到最终的失之千里,人格和党性在错误认知中一天天失真、失轨。我辜负了长期以来党对我的教育培养,辜负了各级组织、各级领导对我的关怀、信任和希望,十分愧疚和悔恨。(摘自王建又忏悔书)

    共0条评论

    已关闭